工業軟件,九死一生為哪般?

0
2019-10-29 來源: 蘭光創新

工業軟件是制造企業進行智能化轉型升級的核心動力,是制造業的重要基礎與關鍵支撐。近段時間,由于中興、華為等事件,大家逐漸對工業軟件給予了高度重視與空前關注。

作為工業軟件行業的從業者,筆者親歷了多款工業軟件的發展,近距離觀察到了很多工業軟件公司的興衰,大部分公司的發展可以用九死一生來概括,非常不易。

一、堪比戰場,工軟“九死一生”

1,一個個消失的工軟企業

筆者從2002年成立公司開展DNC(分布式數控系統,通常被稱為機床聯網)的應用推廣,那時全國還沒幾家同行,但隨后就有很多公司紛紛進入這個行業,記得2005年就有三四十家公司了。但時至今日,其中90%的公司已經消失了,從數量上看,DNC公司可謂九死一生。隨著智能制造及工業互聯網的興起,這幾年又有一批公司進入該行業,但這些新秀們到底能堅持幾年,還需要拭目以待。

近幾年來,自稱能做MES的公司應該不少于500家了。但根據筆者長期的工業軟件從業經驗,就如同ERP、PLM等工業軟件一樣,MES品牌也會逐漸集中,絕大部分的MES公司將逐漸消亡或退出本業務,十年后能有十幾家能生存下來就算不錯了。從這些數字上看,MES行業何止是九死一生,甚至可以用百死一生來形容。

筆者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就開始使用PRO/E等CAD/CAM軟件,并在PTC工作過多年,對CAD市場也算很熟悉了。南山工業書院創始人、北京聯訊動力咨詢公司總經理林雪萍在《飛檐走壁的國產CAD,那些活在剃刀邊緣的行業》中寫道:“不完全統計,上個世紀最后一個十年,全國從事CAD研究與開發的機構已達到300余家。”鼎盛時期300家,現在還有多少家仍以CAD為主業在運營?估計也就5、6家吧,如此算來CAD軟件的淘汰率大約是98%。

ERP市場的淘汰率應該也不會比這個數字低到哪里去。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中國市場上涌現了不下500家號稱能開發ERP的公司,彈指一揮間,現在也不過剩下用友、金蝶、浪潮等幾家公司,絕大部分公司都不見了蹤影。

今天,同樣是熱火朝天的工業互聯網公司,有專家稱,國內已經近千家工業互聯網公司,十年后,如果有50家能生存發展起來,也算是不錯的數字了,如此算來,工業互聯網行業的成功率也就是5%。

有風必追影,風過遍地殘,驀然回首,能有幾人叢中笑?

2,一場場拼命的上甘嶺戰役

如此高的淘汰率,工業軟件市場已經超過戰場的殘酷。

上甘嶺是抗美援朝中最慘烈的戰役。在兵力方面,志愿軍投入了4萬多人,以美軍為首的“聯合國軍”調動了6萬多人,鏖戰43天,陣地反復59次,陣地山頭被削低2米,在如此激烈的戰斗中,志愿軍傷亡率接近3成,“聯合國軍”傷亡率約為4成。相比之下,工業軟件公司的死亡率動輒9成,已經遠遠高于這兩個數字。

近三十年來,我國在軍事、科技、經濟等方面都得到了長足進步,甚至用翻天覆地來形容都不為過,但在工業軟件方面,與國外的距離不是縮小了,而是加大了,當時在CAD等領域與國外軟件尚有追趕的希望,但現在已經是難望其項背了,這不能不令人扼腕嘆息。

二、行業屬性,注定“九死一生”

為什么工業軟件公司生存這么困難?除了這些公司自身戰略、產品、營銷、管理等方面存在問題以外,筆者認為,這與工業軟件的工業和軟件這兩大屬性有關。

1,工業屬性決定了行業的艱巨性

工業可能是最復雜的行業。

首先是行業繁雜。既有流程行業,也有離散行業,再進一步細分,我國有39個工業大類,191個中類,525個小類,每個行業不一樣,每個企業也都不一樣。

其次專業種類繁多。工業涉及機械、電子、光學、聲學、磁學、流體、熱處理等太多專業,每門學科都蘊藏著巨量的知識與經驗。

第三是產品本身復雜。既有服裝、玩具等較為簡單的制造業,也有航空、航天、高鐵等復雜制造業,比如空客380有600多萬個零件,很多產品的復雜程度及難度超乎想象。

第四是生產過程復雜。企業中涵蓋了研發、生產、營銷、運維、供應鏈管理等等太多業務環節,涉及了生產設備、生產設施、測量測試設備、儀器儀表等成千上萬的不同設備,這些設備種類不同,功能不同,開放程度不同。

第五,廠家協作困難。比如,波音747由六個國家的16500家大中小企業協作生產,一個企業出問題,甚至一道工序出問題,就會出現嚴重的后果。

第六,對實時性、可靠性要求高。失之毫厘,謬以千里,一點小失誤,就會釀成嚴重的后果,工業對實時性、可靠性等的要求遠超其他行業。比如,一個傳感器數據失誤,有可能就事關幾百條人命的安危。

等等……

工業的復雜性決定了工業軟件研發的復雜性、艱巨性與長期性,工業軟件的發展完全不能套用“互聯網思維”。互聯網使用的對象是人,人是自然界最聰明的主體,一種文字就會有數以億計的用戶可以使用,即便出現問題,也可以快速迭代,互聯網因而具備快速發展的條件,甚至可以顛覆零售等傳統商業模式。由于工業軟件服務于工業,具有顯著的工業屬性,工業軟件的研發與完善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定是一個長期漸進的過程,這是工業軟件的工業屬性決定的。

2,軟件屬性決定了競爭的殘酷性

軟件是一個非常特殊的行業,具有前期投入大、后期復制成本低等特點。不像機械裝備等傳統行業,即便掌握了全部的研發、生產等技術,但總是還有材料成本、生產成本、倉儲成本、運輸成本、調試成本等很難壓縮的固定成本,由于產能約束、成本約束、地域約束,傳統行業往往是在一定區域、一定產量下進行生產與營銷。軟件行業就完全不一樣了,軟件的復制成本很低,幾乎沒有傳統產品的再生產成本,軟件銷售的套數越多,單套軟件的平均成本就越低,這是完全不同于傳統行業的屬性。

軟件屬性造就了這是一個“強者愈強、弱者消亡、贏者通吃”的行業。因此,即便市場容量很大,但CAD、CAM、CAE、PLM、ERP等全球市場基本都被幾個巨頭公司壟斷,越來越多的中小公司消失了。


1 工業軟件單套成本與銷售量反比

綜合工業軟件的這兩個屬性,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大投入、長周期、競爭激烈、贏者通吃的行業,因此工業軟件公司“九死一生”也就在所難免。

三、艱苦環境,加重“九死一生”

 

工業軟件自身屬性決定了這個行業生存的難度,本土工業軟件公司尤為艱辛。企業就如同一棵小樹,除了自身基因等內因以外,土壤、環境等都是決定能否長成參天大樹的重要因素。

1,土壤天生貧瘠

工業軟件服務的主體主要是制造業,但制造業本身也是一個很苦的行業,當前中國制造企業平均利潤僅為2%左右,很多企業掙扎在生死線上。被服務對象決定了工業軟件企業的利潤要遠低于服務于銀行、交通、通訊等行業的軟件行業,特別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下,企業將保生存、保生產放在第一位,很多企業很難拿出更多資金進行工業軟件等方面的建設。

制造業猶如工業軟件的土壤,工業軟件又服務于制造業,兩者如同一對難兄難弟,藍縷篳路,攜手蹣跚前行。

2,生存環境惡劣

由于受傳統思想等影響,制造企業普遍存在著“重硬輕軟”的固化思維,寧愿花上百萬購買使用率不高的“硬裝備”,也不愿意出幾十萬購買工業軟件的“軟裝備”。即便購買,也是貨比三家,最后往往選擇最低價。在項目實施過程中,需求不斷擴展,要求不斷更新,但又不愿意為此增加費用,成本只能轉嫁到工業軟件公司身上。形象地說,很多用戶總是“花奧拓錢,買奧迪的車,還想和奔馳、寶馬切磋切磋。”

在國外,通過用戶每年繳納一定比例的軟件維護費,軟件公司活得就很滋潤,就可以將更充足的資金投入到軟件研發中,形成良性循環。而在國內,工業軟件公司只能將可憐的項目利潤均攤到維保和軟件升級這些成本上,極大地影響了對研發的再次投入,企業競爭力也就很難維持。3,人禍盜伐嚴重

在這種貧瘠的土地上,在干旱缺氧的氣候中,大部分工業軟件公司死掉了,也有些堅強的、幸運的、扎根深的軟件公司活了下來。

但在知識產權不完善的環境中,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各種盜砍盜伐人禍又給了致命一擊。同行中有想挖人的、有想偷代碼的,有想偷技術資料的,不一而足。即便有的企業家孤注一擲搞創新,但用不了多久,星星之火馬上燎原,先進變成了先烈。在知識產權具有巨大風險的環境中,如果大家都想坐享其成,還有誰能像喬布斯一樣“Stay hungry,Stay foolish”求知若渴,堅守初心地投入研發呢?即便如此,也只能是“Stay foolish,Stay hungry”,用白話翻譯過來就是“傻干、餓死”。

人才是工業軟件公司的根本,特別是開發人員,需要經過多年歷練才能成為行業專家,企業為此付出了很大的培養成本,但在IT人員短缺的市場上,這些開發工程師很可能被互聯網公司高薪挖走了,因為互聯網公司是崽花爺錢不心疼,他們花的是投資人的錢,財大氣粗,即便失敗了,大不了再攢個點子、編個故事重新做一攤。專業人員的流失對工業軟件公司是很大的損失,對社會也是一種損失,因為沉淀多年的行業知識隨著人員的流動化為烏有了。

這些年來,互聯網公司對軟件開發人員的虹吸效應,也是影響本土工業軟件公司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

 

2 工業軟件之樹:土壤、環境與人為因素

4,洋貨立體碾壓

工業軟件是典型的全球性競爭行業。

由于歐美等發達國家完成工業化進程早,積累的行業知識、管理經驗、研發技術、營銷能力,以及良好的經營環境、人才基礎、資金支撐等遠非國內公司所能企及。國內工業軟件公司大部分是從高校、民營等自發發展起來的,在正規化、集團化的洋品牌沖擊下,強弱懸殊,只能像游擊隊一樣,找些市場空白點,以價格和本地服務優勢做些項目,很難發展出規模效應。

由于發展階段不同,現在的競爭已經不是單一產品的競爭,而是平臺的競爭、產品鏈的競爭、生態圈的競爭,對弱小的本土工業軟件公司而言,競爭不在同一個維度上,造成了更大的競爭弱勢,甚至成了難以逾越的鴻溝。

近些年來,德國西門子公司斥資上百億美元并購了UGS、LMS、Camstar、Mentor等優秀工業軟件公司,通過強強聯合,快速地實現了工業軟件與工業自動化的深度融合,構成了完整的工業整體解決方案;

法國達索系統公司通過50多次的并購,已經發展為CAD/CAE/CAM/CAPP/PLM的全生命周期數字化、網絡化協同研發與管理平臺,幾乎壟斷了航空、汽車等復雜制造行業;

美國PTC以PRO/E與WindChill為起點,并購了Axeda、ThingWorx、ColdLight、Vuforia和Kepware等一系列工業軟件,形成強大的工業互聯網平臺。

其他如SAP、Autodesk、海克斯康等歐美公司,也都通過大手筆的并購,或者迅速補齊了自己的短板,或者有效地拓展了自己的新領域,構建起了強大的工業軟件產品競爭鏈與生態圈。

由于工業軟件需要長期沉淀的過程,很多優秀軟件都是在某一細分領域經過長時間千錘百煉而淬煉出的精品,他們的產品不是這些巨頭們短時間內所能開發出來的,他們的深厚經驗不是大公司短期內所能掌握的。迅速獲取這些競爭優勢有兩條路徑,一條是并購,一條是剽竊。并購從小處講,是公司與公司之間的深度合作,從大處講,是打造一個良好的生態,激勵了很多有創意的小公司去創新、去創業,也為大公司增加了很多可選的優質備選對象,是大公司走向更加壯大的捷徑。當然,在法制不健全的國度,剽竊是花錢最少、時間最短的捷徑。但長此下去,相互惦記,相互剽竊,就沒人愿意做研發投入了,最后被剽竊對象沒了,練就的這門“絕活”也不能當飯吃啊。

大環境不同,生態不同,快速構建競爭壁壘的能力不同,就分化成了不同維度的競爭陣營:強者越強,形成海陸空天賽的立體戰略布局,弱者更弱,只能打打游擊,茍延殘喘而已。

大環境不改變,小樹難以成活,獨木茍延殘喘,更別指望有郁郁蔥蔥的大森林了。

四、鳳凰涅槃,即將迎來春天

令人欣慰的是,在經歷了漫長的寒冬后,否極泰來,本土工業軟件企業即將迎來發展的春天。

1,智造熱潮,助推工軟大發展

近些年來,制造企業發展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一方面,面臨著人力成本上升過快、勞動力短缺、競爭加劇等巨大壓力;另一方面,受到制造業高端向歐美發達國家回流、低端向東南亞分流的“雙流”擠壓,制造企業亟待通過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等技術手段進行智能化轉型升級,而轉型升級的核心動力與主要手段就是工業軟件。通過這些先進的工業軟件系統,在研發設計、生產管理、售后服務等環節進行高效、高質、快速響應市場的生產和服務,提升企業的競爭力。

在德國工業4.0、美國工業互聯網等戰略的影響下,特別是《中國制造2025》推出后,各地政府及廣大制造企業紛紛行動起來,積極進行自動化、智能化改造,很多企業引進并成功應用了設備物聯網、MES等工業軟件系統,取得了明顯經濟與社會效益,也帶動了工業軟件市場的發展。

日前,擁有CAD/CAM/CAE自主知識產權的中望軟件完成了第二輪1.4億元融資,這是繼2018年底第一輪融資八千萬元之后,國內研發設計類工業軟件領域迄今為止規模最大、估值最高的融資案例。

這是一個很令人興奮的信號,這表明工業軟件的價值已經逐漸得到資本界的認可,或許這昭示著工業軟件企業的春天即將來臨。

2,霸權施壓,危機妙轉成機遇

“九言勸醒迷途仕,一語驚醒夢中人。”

近期中興、華為等一系列事件,對手極限施壓,國外供應商隨時斷供斷貨,對國外產品占據九成多的工業軟件市場,實實在在地為國家相關部門和制造企業敲響了警鐘,終于看清了中國工業軟件落后于人、中國工業受制于人的現狀。中國工程院倪光南院士曾經說過“自主不一定可控,但不自主一定不可控。”且不說國外軟件是否隱藏了木馬、后門,就是動輒以斷供、實體清單等手段進行裹挾,這是歷經苦難的中國人所不能接受的。

1999年,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炸,炸彈就像一聲驚雷,徹底驚醒了國人對雙方軍事實力差距的認知。經過20年的艱苦奮斗,201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建國70周年閱兵儀式上,航空工業的雄鷹翱翔,雷霆萬鈞;兵器工業的鐵流滾滾,氣勢如虹;航天工業的大國長劍,威震敵膽;電子工業的雷達慧眼,洞察秋毫;船舶工業的堅船利炮,劈濤斬浪……此時此刻,相信每位中華兒女看得都心情澎湃,熱血沸騰,揚眉吐氣,無不為中國軍隊、中國軍工喝彩,無不為中華民族而自豪!

二十年前霸權的倚強凌弱,二十年中國人民的臥薪嘗膽,終于造就了中國軍隊與軍工企業強盛的今天。

而今,歷史又在重演,但即便是對手挖空心思的斷供斷貨與不斷拋出的實體清單,也一定不能阻擋中華民族前行的堅定步伐,相反,倒是危機中帶來重大機遇,一定會促進本土工業軟件的大發展,一定會迎來工業軟件燦爛的春天。

3,尊重版權,營商環境有改觀

如前文所述,工業軟件企業猶如一棵棵小樹,既需要自己主動扎根,也需要外在的營養和杜絕盜砍盜伐的成長環境。

國家相關政策就是工業軟件產業健康成長的外在營養。近些年來,國家不斷出臺了多項鼓勵工業軟件發展的政策,如2011年國務院頒布的《進一步鼓勵軟件產業和集成電路產業發展的若干政策》,這些政策在稅收等方面都給予了軟件行業較大的支持和促進。

作為知識產權高度集中的行業,工業軟件企業面臨著知識產權被盜版、剽竊等困擾,極大地制約了企業的再發展。沒有好的知識產權保護氛圍,中國工業軟件就不可能得到快速發展。

現在,國家越來越重視知識產權的保護。2018年4月,習總書記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強調:“將重新組建國家知識產權局,完善執法力量,加大執法力度,把違法成本顯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懾作用充分發揮出來。”

兩個月后,上海知識產權法院先后判決上海兩家公司因侵害工業軟件著作權,分別賠償達索公司900萬元和1505萬元,以實際行動捍衛了工業軟件的知識產權。上海知識產權法院相關負責人表示:“法院此次作出高額判賠,意在嚴懲盜版軟件惡意侵權者。”

隨著國家對知識產權的重視與相關法律的貫徹,對惡意侵權者起到了嚴懲與震懾作用,為工業軟件產業提供了一個越來越有利的發展環境,工業軟件企業可以心無旁騖地潛心搞研發,從而促進產業的健康發展。

4,肩負使命,本土工軟再出發

習總書記曾經強調:“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走向智能研究院趙敏院長在文章中指出:“工業軟件是工業裝備中的軟裝備,是裝備的神經脈絡和靈魂,沒有軟裝備的支撐,就不可能有‘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作為制造企業轉型升級的核心動力,國外也不可能輕易地將工業軟件這個國家競爭的制高點拱手相讓。

魯迅先生說過,“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

盡管行業很艱苦,環境很惡劣,競爭很殘酷,但這些年來,還是有一大批有情懷、有抱負的工業軟件人堅守在研發與應用第一線,他們對工業懷有一種深深的感情,他們立志研發出本土的精品軟件,助力中國制造走向強大,他們將工業軟件作為自己一生的事業去奮斗。他們就是魯迅先生說的肯于悶頭苦干、拼命硬干的人!

經過幾十年來的工業帶動和企業潛心研發,在本土工業軟件產業中,除了少數如用友、金蝶、浙大中控等為數不多的中大型公司外,還涌現了一批活躍在細分市場的中小工業軟件企業。比如,中望軟件在CAD/CAM方面已經取了良好的市場業績,亞控科技在組態軟件國內市場第一。即便在競爭激烈的MES行業,蘭光創新在軍工企業、機械制造領域,上海上揚軟件在半導體、太陽能光伏領域,深圳昱辰在服裝等時尚業,面對洋品牌的激烈競爭,這些公司憑借專業產品、優質服務,毫不畏懼,攻城略地,逐漸成為了各自領域的隱性冠軍。

習總書記曾經勉勵科技工作者:“創新從來都是九死一生,但我們必須有‘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的豪情。”是的,在工業軟件發展道路上,盡管道路險阻,盡管強敵如林,盡管九死一生,我們也不畏強敵、勇往直前,我們一定要緊緊抓住歷史發展機遇,潛心研發、用心實施,真正為客戶創造價值,我們也一定能肩負起構建自主可控工業軟件長城的歷史使命,為中國制造增磚添瓦,為中國智能制造貢獻我們的力量!

中華民族大復興,工業智能促轉型。

縱是九死只一生,癡心不改向前行!

 

鳴謝:感謝走向智能研究院趙敏院長對本文的指導。作者簡介:朱鐸先 

相關新聞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輕工業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信息之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于轉載之日起30日內進行。
4、免責聲明:本站信息及數據均為非營利用途,轉載文章版權歸信息來源網站或原作者所有。

返回頂部
开奖历史记录表2019